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南方都市报现场人机大战 体验德生社保生存验证技术

 生物识别技术已经出现,“刷脸”时代即将来临,但我们的“钱袋子”会更安全吗?现实中已出现,不是本人却通过人脸识别验证成功的案例。2015年的两个新闻事件,从正反两个角度,让“刷脸”变得不再陌生。一个事件是,在2015年的德国汉诺威IT展上,马云展示了一个名为“Smile to Pay”的技术,选择商品并进入确认支付页面后,扫码变成“扫脸”,对着屏幕露出微笑,支付便成功了。另外一个事件是,赵薇老公、中国籍新加坡裔富商黄有龙的房产被人委托出售,原因 是黄有龙被司机冒充到公证处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办理了委托公证证明。

  人社部通报表示:“为全力推行已发放的8.09亿张社保卡的应用,进一步加强用卡环境建设,构建支持“一卡通”的技术保障体系,人社部将积极研究无线支付、基于互联网服务的用卡方式、生物识别等新技术的应用”。

  那么,刷脸时代带给人们便利的同时,人们最关心的财产安全,还有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社保费用安全能得到保证吗?1月7日,南都报社记者及编辑带领多位测试人员来到德生科技;希望通过人机对战的形式验证一下,人脸识别在实际应用中到底安不安全。

  南都记者这次到访德生科技,通过人机对战的形式验证人脸识别在实际应用中到底安不安全。这次体验的德生科技社保生存认证一体机,除了“人脸识别”还包含指静脉认证、声纹认证等多重生物认证系统。在德生科技的产品展示厅,记者及德生科技的工作人员采用了德生社保生存认证一体化机、身份验证一代机、身份验证二代机等样本,做了3个测试:身份证照片使用超过十年以上的老人比对、中年人与自己19年前的照片对比、未成年同卵双胞胎比对,目的是验证人脸识别系统能否顺利通过这种极端挑战。

南都采访1.jpg

测试结果一:社保卡时间超过十年的两位老人均通过生存验证。

  现场的一体化社保生存验证机,体积很小、携带方便,摄像头内置,验证时人脸需要在机器正上方进行拍摄;由于此次用的是样机,不含数据库;所以工作人员首先使用手机给两位老人拍照建档,将信息输入到社保生存认证一体机中,一位是1955年出生的卫女士,一位是1954年出生的黄先生,两人的社保卡照片是2004年照的,距今已有十年以上的时间,记者和工作人员肉眼对比照片与两位老人目前的面容略有不同,工作人员在社保生存认证一体机上先人工输入了两位老人的有关信息,老人逐一来到机器前,进行人脸识别。工作人员先将卫女士的社保卡插入机器中,系统即刻呈现了卫女士的相关信息,工作人员摁下拍照按钮,显示器出现一个大相框;接着工作人员摁下拍照对比的按钮,此时系统大概出现了一个5秒钟左右的等待期;而这个等待期是系统在连续捕捉卫阿姨连贯着的数十张照片,通过这些照片系统可以判断面前的是否是活体。等待5秒后,系统马上跳出“验证成功”的信息,显示卫女士与社保卡上显示的是同一个人。黄先生也用此方法顺利“刷脸”通过生存认证。德生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过德生科技的社保生存认证一体机,在一般的人脸识别生存验证中,大部分人可以通过人脸识别技术轻松办理业务,足不出户退休金就可以打到事先登记的账户上了。

测试结果二:和19年前照片对比 中年男子被系统“拦截”。

  市民王先生提供了19年前的照片显示,当时他体重仅为106斤。目前,体重150余斤的王先生也从19年前瘦削的尖脸变成了大圆脸。王先生用现场一台身份验证机进行验证,使用5年前的身份证(和目前形象差别不大)和19年前的照片进行对比。身份验证机将19年前的照片直接通过验证摄像头翻拍;结果二者相似度为0.67,人脸识别机成功认出19年前的王先生。但对于社保系统生存认证一体机,由于无法通过人工手段输入王先生19年前的照片,现场工作人员只能通过手机翻拍照片方式,将照片输入到社保生存验证机仲。王先生本人站在生存验证机前,进行验证。进过实体拍照,机器最终显示结果为“验证不成功”,相似率只有0.37。这意味着如果王先生19年前将信息录入社保系统,19年后可能无法通过人脸识别验证。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有时候现场拍摄照片质量达不到要求,比如说光线、坐姿、距离、刘海等因素,或者是身份证使用时间过长,证件头像和本人样貌变化较大,都有可能产生这种验证不成功的情况。”现场配合测试的德生工作人员表示,在社保认证的实际操作环节中,还是要求每一年,或两年进行一次建模数据库更新的,“把最新的人脸登记入库,这样失误的比例会大大降低。”

  德生科技技术中心的展示室里,除了社保系统人脸识别生存验证实体机;还摆有几款不同的人脸识别系统。其中,第一代实名验证机为分体式,摄像头部分为坐式电脑屏幕,人脸只需在屏幕前经过,就能迅速被摄像头捕捉到。屏幕上会出现一个绿色的视频框,电脑对框内对象迅速进行比对分析。在屏幕的左侧另有一个刷卡机,测试者只需要将自己的身份证在上面一刷,马上就能在屏幕上看到相关的数据。在第二代实名验证机中,不仅可以通过人脸识别判定,针对第三代身份证还可以通过指纹比对进行判定,通过人脸+指纹的双重判定更加严谨。另外,机器上还增加补光灯,降低了光线环境对人脸识别的影响,大大增加了产品实名验证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对于像王先生这样的情况,使用德生的第二代实名验证机,通过人脸+指纹的双重判定方式即大大地增加了安全性和可靠性!

测试结果三:未成年同卵双胞胎比对,刷脸不行还得靠指静脉识别。

  人脸识别系统默认相似度六成以上即为验证成功,那长相相似的双胞胎岂不是可以互相“借脸”刷,这样会不会也存在着冒领的可能? 南都报记者带来了两位4岁多的双胞胎也进行现场挑战。因为两位小朋友都没有办理身份证,无法直接通过机器进行刷卡认脸。德生科技的工作人员只能是通过手机拍照上传的方式,进行人脸识别。测试人员先将哥哥进行手机拍照,上传到资料库。再将弟弟叫出来,让他冒充“哥哥”的身份去“刷脸”。结果,系统显示“验证成功”。“双胞胎确实是当下人脸识别系统的难题之一,人脸识别系统也没有100%的成功率。”现场技术人员李展峰解释说,双胞胎脸部存在相似性,不同个体之间的区别不大,所有的人脸的结构都相似,甚至人脸器官的结构外形都很相似,对于利用人脸区分人类个体是不利的。“特别是年龄越小的双胞胎,差异度越小,如果成人后,人脸区别度还会加大点。”  那双胞胎会成为社保领取的漏洞吗?德生科技的工作人员现场又登记了哥哥的指静脉,随后再用弟弟的指静脉进行验证时,机器立刻发出警报,表示验证失败。不难看出,“刷脸”并非万无一失,只有多种生物技术加以利用才是真正可靠的。德生科技的产品经理肖宝婷补充说,“这款社保认证系统里面还有指静脉和声纹认证,这些辅助手段完全可以区分出双胞胎。”

  通过三个测试的验证,德生科技在全国社保生存认证应用技术方面领先的事实得到了南都记者的认可。德生科技产品经理肖宝婷表示:表示退休人员第一次建档除了人脸建模还要录入指静脉、声纹等信息;通过人脸识别后,以后每年的资格认证就可以在附近的社会保险机构、家庭、其他有网络视频的社会服务场所或者使用手机完成自主认证。

  目前,德生正采用“生物识别+认证云+人工服务”的模式大力推进社保卡应用。在社保卡应用服务中,社保卡生存认证是重要的服务内容之一。德生结合自身的技术积累及对行业模式的理解,推出了“生物识别+认证云+人工服务”的一揽子生存验证服务。这里的生物识别技术7社保部门提供全套的远程认证服务方案,也就是说,社保部门所采购的不是某件产品,也不是某套系统,而是生存认证的直接结果。这种服务方式可以最大限度的满足社保部门的要求,确保远程生存认证的高效安全,对现有社保认证方式来说,无疑是一个有力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