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观察
媒体观察

这个“号”,路在何方?

“挂号难”引热议

      从今年3月份的央视焦点访谈节目《医生加号,留下问号》对于挂号问题的探讨,到4月份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八部门联合发布了《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专项行动方案》整治挂号乱象,“挂号难”的话题最近可谓是自带“热搜”体质,引起广泛热议。

 

现象:

       挂号    难在哪里?

这个看似平凡又普通的看病必经程序,为何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

看病难,首先就难在挂号。而挂号难,首先就难在大医院或三甲医院的专家号难挂。

而通过“号贩子”手中的APP平台,只要交付足够的“服务费”,他们便有办法让看病者挂上专家号。但是,这也意味着普通百姓正常挂号更难了。

 为解决这个问题,在北京,卫生计生委下发通知进行了专项整治。

很多医院也积极配合取消现场加号,比如西南地区最大的公立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则根据去年的专家实际看诊平均值决定号源数量,不再进行现场加号。

北京解放军总医院则设置严格的加号条件,来建立标准化加号管理体系,一是加号患者不能是初诊病人,二是医生加号要进入特定的系统,由计算机控制。同时希望为千里迢迢来复诊的病人提供方便。

探讨

挂号 

路在何方?

面对:市民担心排长队也挂不到号的问题,

         号贩子乘机“钻空子”的问题,

       “天远地远”异地就医不便的问题......

是否有更多改善的途径?   

    在广州,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出台多项措施拦截“号贩子”。严格号源管理,取消手工加号条,实施实名制挂号。

    实名制挂号是否有助于改善这种挂号难的现象?下面我们一起来探讨一下吧!

探讨1:线下实名制挂号

 2016年5月13日,人社部官网发布了一篇关于《芜湖市在农村基层布设自助服务终端方便农民群众用卡》的新闻动态。

       在这篇新闻中,我们看到人社部重点介绍了一款布设在芜湖农村的社保卡便民终端机,其中的几大功能:查询社保信息、缴交社保费用、转账、助农取款、办理社保业务、招聘信息查询、都“进一步满足了农村群众就近服务的需求”。

      新闻中还特别提到了一个预约挂号功能,它是通过社保卡实名制,让村民在村口就可以在这台社保便民服务终端机上,预约大医院的号,深受农民欢迎。

       这其实也是一种可以在广大城镇农村进行推广的,改善农民地区偏远,“挂号难”的有效方式。

探讨2:线上实名制挂号

      现在很多医院都有自己的APP,如果在医院、药店、社区布设更多的社保卡便民服务终端, 百姓就可以用社保卡在这些终端上,结合人脸识别认证,与医院的APP进行实名制绑定。这样,百姓在家中就可以用社保卡进行实名制预约挂号,在终端上也可以查询就诊结果,特别是对那些路途遥远,需要复诊的病人的提前预约挂号起到了一些帮助,也可以减少一些号贩子“钻空子”的行为。

      展望将来,实名制绑定APP也还可以实现无纸化网上社保卡购药等等。

      目前,不仅仅是卫生计生委,其它包括人社部在内的多个部委,都在从不同的途径共同改善“看病难”、“挂号难”这些现象。

      最近人社部频发政策,包括“人社厅发[2016]40号文”及“人社部发[2016]44号文”,就将“就医一卡通医院覆盖率达到70%”作为社保卡应用试点示范工作的评估指标之一。这其实就是针对百姓对持社会保障卡挂号看病和就医结算的核心需求来制定的。

 如果先从预约挂号为切入点,再逐步稳妥推进挂号、就诊、划价、缴费等功能,这样可以逐步实现就医一卡通的指标,同时也对改善百姓“挂号难” 提供了一种新的途径。